最近一是太忙,二是没啥灵感,很久没动过笔,期间也思考了很多。

写婷之后,认识了很多好好朋友,自己的lofter居然也慢慢的经营起来了,很开心也很惊讶大家对我文字的喜爱,但随着粉丝的增长,我却好像渐渐有了负担感。

从一开始随便写写有趣脑洞,变成了绞尽脑汁要写出一篇好文,收获更多的小心心和大家喜爱的评论,总觉得自己的初心好像变了?害怕自己的文不合大流,不讨各位观众老爷的喜爱,怕大家不再喜欢我,不再关注我,明明没啥灵感还想要每个月多写几篇文来“博关注”(?)。

说实话刚刚在清文的时候,看到了我之前写罪案心理小组的同人文,我居然觉得那是我写文写的最开心的时候。不在乎热度,不在乎评论,就想给丁嘉琪和徐朗一个我心中的故事结局,所以每天写一两千字甚至还加更。

刚开始写婷也很快乐,聊天室、崔韩率的清风明月、男朋友是直男怎么办、吃雪糕都写的很随性快乐,可是后面的文,有几篇我每每看见,都有一种“以次充好”这种想法,所以我越来越艰难,写的频率也越来越低。

不过也不要担心啦,我并不是放弃写文啦 T T也没有退坑的想法,只是想要静下心来写点东西。悄悄地说想写一篇刑侦长篇,因为内容,其实有点想写成原创,可灵感又是以jww和chs为原型的,所以现在很纠结。

如果写成婷你,可能会以这个号发,也可能建个小号发了。如果写成原创,那就不在lofter发了。

如果有喜欢我的,愿意等我的,我将不胜感激。

最后跟我个签一样,谢谢喜欢我的人,有幸相遇,祝看的开心/写的开心。💕

【罪案心理小组X】&(徐朗X丁嘉琪)关于你4(略ooc)

野区花花:

(我又来辽(///ˊㅿˋ///)码字使我快乐~教授情商突然下线的同时犯人也露出了水面…只是露出来了,好像还没抓到(;一_一))




Chapter 4




天空像一块绸布,由浓烈的金黄渐渐被浸染成沉默的黑色。




徐朗将车开进静华公寓,不过他没直接去丁嘉琪家里,而是径直走进了案发现场那栋楼。




陈晶家中陈设很简洁。纯色系的格调,墙上和书桌都摆放着和男朋友苏立言的合照。昔日甜蜜仿佛还存在温度。




徐朗看见了那扇窗户————




非常普通的窗户。




除了窗户上撕扯的乱七八糟的胶带印记,




胶带……




是为了掩盖什么呢?




徐朗轻抚着眉骨,凝神沉思,




“嗡————”




电话声陡然响起,打破一室死寂。




“你还来吗?”




丁嘉琪屏住呼吸,下了很大决心才打了这个电话,小心翼翼的试探,




“两分钟,等我。”




徐朗听见她的声音,忍不住笑,嗓音愈发低沉磁性,牢牢吸住电话那头羞涩的小姑娘。




“知道了…”




快速挂断。




呼————




她丁嘉琪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一遇上徐朗自己就变成了一个怂包呢……




关上灯。




徐朗回头望了一眼。




只是匆匆一瞥。




在影影绰绰的月光下,透过那扇窗,远处的某一点,隐隐约约,闪着红色的光……




丁嘉琪住在三楼,徐朗在门口环视四周,他似乎听到了很轻微的关门声,但是并没有人出现。




然后丁嘉琪开了门,表情有那么一点点雀跃也有一点点局促不安,却笑的温柔,徐朗见到她的一瞬间,就有了一种“回家”的感觉。




于是又开始嬉皮笑脸,身长玉立的一个大男人,进来就扯着小姑娘的手冲她撒娇:




“我饿了,要吃你做的饭~”




丁嘉琪被他这一出搞得浑身酥麻,脸红到了耳朵根上,甩开他的爪子起身去了厨房,空气里弥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…




徐朗倚在柔软的沙发上欣赏小姑娘的身影,还穿着自己给她换的睡裙,宽松的衣服也遮挡不住曼妙的曲线;




暴露在空气中,在他视线范围内的,是白皙光滑的小腿和纤细脚踝;




一点一点向上移动……




嗯……




徐朗微微眯起狭长双眼,长睫轻颤,




上面……




修长脖颈上还清楚的印着他专属的徽章,头发柔软落在那片肌肤上,勾的他有点心痒痒…




于是忍不住就笑出了声。




丁嘉琪回头看他,一脸茫然。素白着一张脸,眼睛大的无辜。这副模样愈发衬得她娇俏可爱,突然就想抱抱她。




不过徐朗没动手。他声音放得很轻柔:




“我发现,自己的眼光一向很独到。”




“啊?”




丁嘉琪被他这一句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话搞得直发懵。她只是还在紧张,一切进展的太快,让她毫无招架的能力。丁嘉琪自己也想不到,有一天竟然能为这个男人洗手做羹汤。




想到这,她的嘴角挂上了一抹浅笑。




“案子怎么样了?”




丁嘉琪把饭菜端上来,心里始终惦记着这件事。




“目前有了一些进展,但是缺少的是杀人动力。”




徐朗吃的欢快,又问了一句:




“还疼吗?”




“咳…咳咳……”




丁嘉琪差点呛哭,她抬头白了他一眼,脸又红了,小声嗔道:




“烦人,吃你的饭”




徐朗笑的迷人,仔细看她,发现,似乎自己要比想象中更在乎她呢…




“嗡————”




丁嘉琪埋头吃饭,听徐朗站在窗边接起电话:




“妈…我在吃饭,那个相亲对象挺好的,有在联系…下回再和人家吃饭好不好,知道了…挂了”




通话结束。




而后空气被按下静音。




丁嘉琪仿佛如鲠在喉。她看着坐下来的徐朗,放下碗筷,没心思吃下去了。




“你还在相亲啊……”语气没什么情绪。




徐朗见她冷下来的眼神,心底了然,便和盘托出:




“我妈之前给我安排的相亲,那个人和我家私交不错。”




“然后呢?”又冷了一度。




“然后我和我妈说,那个人蛮好。”




徐朗存心逗她,装模作样的回答。




“蛮好啊…那挺好的,还要继续联系是吧”




越来越冷的语气,丁嘉琪感觉自己不太舒服。




“我妈喜欢,就再吃个饭呗”




徐朗似乎感觉不对劲,但他觉得嘉琪听得懂这种玩笑话,所以他才不懂适可而止。




“你没什么别的要说的么?”




丁嘉琪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,她要听的才不是这些。




“没有。”




徐朗放下筷子,望进她的眼中,好像从一开始就答错了啊…他又望的更深了一些。




“你快吃饭,我累了,要睡了。”




丁嘉琪垂目,看不清什么表情,向后挪了挪椅子,起身回了卧室。




徐朗自以为了解女孩子,毕竟在他的眼中,他认为自己应该是了解的。




但现在他有些惶然,惶然到完全忽略了丁嘉琪那无比脆弱的安全感。




混蛋……




无声的控诉。




丁嘉琪本来期望着自己能被拉住。她不想这样,不清不楚的关系让她感到患得患失。徐朗在她眼中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存在,她从不想去奢求什么,可是如今呢,进展的如此之快,为什么还是觉得,和他的距离依旧遥远呢?




丁嘉琪想着想着,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转,




“嘉琪……”




徐朗不知所措,他推门,被锁住了,




“那我先回去了,你好好休息……”




他徐朗在感情上可能就是一个低能儿,虽然本意并非如此,但他就是不开窍的选择了沉默。




丁嘉琪闻言,心凉了半截。没说话。




关门声。




一片寂静。




“混蛋!”




这次她骂出了声,还带着难得一见的哭腔。




徐朗心里不安。一方面是他很愧疚,弄巧成拙,尽管他可能还没领悟到什么,另一方面是他感到莫名的不踏实,直觉告诉他,不能忽略这种不踏实。




兜兜转转,走到楼下,坐进了车里。他握着方向盘,眉眼光华黯淡下来。




半晌,他掏出手机。




(逗妻一时爽 追妻火葬场~为了剧情发展 就先委屈嘉琪改改啦┐(─__─)┌)